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31省份婚姻数据:河南离婚人数最多

发布时间:2021-03-19 10:52
标签: 新闻资讯
曾几何时,离婚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去民政局扯一张离婚证就可以了,然而自从离婚冷静期出现之后,离婚虽然变难了,但离婚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曾几何时,离婚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去民政局扯一张离婚证就可以了,然而自从离婚冷静期出现之后,离婚虽然变难了,但离婚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近日新闻最新报道31省份婚姻数据:河南离婚人数最多,在这个前提下很多人想知道2021怎么离婚是最快的方法,接下来大家随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哦~

31省份婚姻数据:河南离婚人数最多

31省份婚姻数据:河南离婚人数最多

疫情一年,结婚人数有何变化?

民政部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数据为813.1万对。这是继2019年跌破1000万对大关后,再次跌破900万大关。这也是2003年以来的新低,仅为最高峰2013年的60%。

结婚登记连续两年大幅下滑

结婚人数连续两年大幅下滑,主要原因在于适婚人群总量减少。

当前,25~29岁仍是主要结婚年龄,对应的是1991年~1995年的出生人口。从近四十年数据看,我国出生人口在经历1987年这一近40年的最高峰(2508万)之后,连续多年下行:1991年跌破2300万; 1994年跌破2100万;1998年更是跌破2000万大关。

可以预见,随着“95后”乃至“00后”陆续进入婚育阶段,结婚人数还会进一步下滑。

除了适婚年龄减少的主要因素外,还有一些客观因素影响了婚恋,例如疫情。来自东北、在深圳上班的“90后”李小姐说,2020年一季度因为疫情,基本都宅在家。一些线下交友活动也受到了较大影响。

经常在广州天河公园锻炼的王先生说,广州天河公园的相亲角,疫情之前每个周末各种征婚挂牌信息密密麻麻,人山人海。疫情之后,整体规模小了很多。

此外,受教育程度提高、大城市化、经济压力以及婚恋观念变化,也使得结婚年龄不断推迟,晚婚甚至不婚的人越来越多。

智联招聘日前发布的《2021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关于未婚职场人不打算结婚的原因,64.1%的女性受访者表示“婚姻不是必选项”,其次是占比43.5%的“担心因结婚而降低生活质量”;对于男性来说,“经济条件不支持”为首因,占比53.6%。

单身群体正不断壮大。有媒体报道称,2018年我国单身成年人口达2.4亿人;其中有超过7700万成年人是独居状态,预计到2021年,这一数字会上升到9200万。单身经济也随之崛起,对房地产等行业都产生巨大影响。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对第一财经分析,结婚人群减少,对于房地产的影响会直接和深远。一方面,因结婚而购房的人群会减少,单身购房人群会有所增多,房地产供应的户型和面积在不同城市和区域将会出现分化。因此需要在产品规划层面有一定前瞻性。另一方面,结婚数量减少,也会导致出生率不断降低,加之人口向大型城市群和都市圈集中,导致未来市场需求出现明显分化。

广东结婚人数最多,山东仅第五

从31个省份数据看,结婚对数前十名的省份分别是广东、河南、四川、江苏、山东、安徽、河北、湖南、云南和湖北。总体上看,结婚人数多少,与各地的人口总量尤其是户籍人口总量有关,也与各地人口年龄结构密切相关。

广东以63.3万对位居第一。广东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是常住人口第一大省,同时,年轻人占比高,适婚群体也比较多。

户籍人口第一大省河南以62.5万对位居第二。不过,第三经济大省山东虽然总人口过亿,户籍人口也不少,但2020年结婚人数仅为48.7万对,排在广东、河南、四川、江苏之后,仅位列第五。

山东结婚对数少,与人口外流有关。尤其是不少年轻人,通过考学、就业等形式,到了京津冀、长三角、广东等地。数据显示,2017~2019年,山东人口净流出分别为41.97万人、19.55万人、19.93万人,近三年合计净流出高达81.45万人。若拉长时间线看,2014~2019年6年间,山东人口净流出达105.78万人。

目前,山东人口年龄结构呈现“两头高、中间低”的特征:15~64岁的人口占比仅为66.49%,是四个经济大省中唯一一个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省份,在全国各省份中也仅高于贵州,位居全国倒数第二。年轻人口占比低,结婚的人数自然也就比较少。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山东的传统产业占比较高,煤、钢等重化工业突出,新兴产业与广东、苏浙差距较大。传统能源重化产业吸引的年轻人也较少。

河南离婚人数最多,东北离结比最高

从离婚对数看,位居前十的省份是河南、四川、江苏、广东、山东、安徽、河北、湖南、湖北和辽宁。其中,前7个省份都超过20万对。

需要说明的是,相比结婚登记,离婚有民政部门登记离婚和法院判决、调解离婚两种途径,这里统计的是民政部门登记离婚的数据,是离婚总人数的主体。

从数据看,河南超过27万对,位居离婚人数榜第一。第二名的四川与河南差距很小,不到1万对。江苏以23.4万对位居第三。

相比之下,结婚人数位居全国第一的广东,离婚对数仅位居第四,比河南少了近5万对。彭澎分析称,广东虽然城市化率高,拥有广州、深圳两大一线城市,但婚姻观念相对传统保守。

有部分省份,离婚人数排名明显高于结婚人数排名。其中,辽宁结婚人数位居全国第16,但离婚人数位居第10;黑龙江结婚人数位居第21,离婚人数位居第13;重庆结婚人数位居第18,离婚人数位居第11;吉林结婚人数位居第23,离婚人数位居第19;天津结婚人数第27,离婚人数位居第23。

当年“离结比”也是一个重要参照。需要说明的是,“离结比”不能等同于离婚率(某年的离婚率=某年离婚对数/某年的平均人口数×1000‰)。不过,用某一年的“离结比”,可以反映区域人口结构。尤其是,人口老龄化程度较高,户籍人口中年轻人口占比较低,势必影响结婚人数,当年“离结比”也会比较高,因为作为分母的结婚对数较小。此外,由于最新公布的2020年离婚人数暂未包括法院判决、调解离婚的人数,因此统计的“离结比”总体上会比最终数据略低一些。

天津、黑龙江和吉林“离结比”位居前三。其中,天津和黑龙江都超过了70%。从区域看,东北地区这一比例都比较靠前。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对第一财经分析,这一比例也反映了东北的年龄结构问题。尤其是年轻人口外流,不少人跑到东部沿海就业,户籍也迁走了,适婚的青年人比较少。相比之下,中老年人占比较大,虽然也有一定流动性,但户籍主要还在老家,离婚率也会高一些。

目前东北三省的人口都出现净流出。其中,2019年黑龙江净流出17.99万人,吉林净流出11.03万人,辽宁净流出4.11万人。

此外,东北的工业化和城镇化都比较早,城镇化率比较高,受教育程度比较高,选择单身、不婚的人也较为普遍。

此外,思想观念也会影响东北的离婚率。衣保中分析,东北本身就是一个移民区域,乡土、家族观念相对没有南方那么浓厚,东北的人口流动比较大,不少夫妻长期两地分居,也较容易导致离婚。

31省份婚姻数据:河南离婚人数最多

中国婚姻报告2021:中国人结婚少了、结婚晚了、离婚多了

婚姻是家庭的基本组成部分。对于个人来说,婚姻是情感的升华,家庭是切实的归属感。对于社会来说,长期和谐的婚姻家庭关系有助于社会稳定。

但近年来,多种选择和无奈之下,中国人结婚少了、结婚晚了、离婚多了。随着社会发展,一方面新一代年轻人追求独立自由,认为婚姻是束缚。另一方面,高婚育成本使年轻人实现家庭变得更加困难。从人口角度看,人口少子老龄化问题正在削减适婚年龄人数,结婚“主力军”减少。“婚都不想结,还生什么孩子”,正成为一批年轻人的选择,结婚率下降、生育率下降和老龄化加重是互为因果的。

本文重点分析了中国婚姻现状、原因及影响,并提出建议。

1中国婚姻现状

1.1结婚少了、离婚多了、结婚晚了

随着经济发展,中国婚姻状况发生很大转变,主要体现在结婚率下滑、离婚率持续攀升、初婚年龄推迟。具体来看,

一是结婚对数和结婚率自2013年开始下滑。2013-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对数从1347万对的历史高点持续下滑至813万对,2020年同比下降12.2%。2013-2019年,粗结婚率从9.9‰降至6.6‰。其中,初结婚人数从2386万降至1398.7万人,再婚人数从307.9万升至455.9万人、复婚对数从29.9万对攀升至61.9万对。

二是“晚婚”现象突出;25-29岁接替20-24岁人群成为新的结婚“主力军”,高年龄层段(40岁以上)结婚登记占比大幅上升。2005-2019年,20-24岁结婚登记人数(含再婚)占比从47.0%降至19.7%,25-29岁从34.3%升至34.6%,30-34岁、35-39岁、40岁以上结婚登记人数占比分别从9.9%、4.9%、3.9%增至17.7%、8.1%和19.9%。

三是离婚对数和离婚率长期持续攀升。1987-2020年,我国离婚登记对数从58万对攀升至373万对。1987-2019年粗离婚率从0.5‰攀升至3.4‰。

1.2经济越发达的地区,结婚率下滑越明显

2013年以来,中国多数地区结婚率出现下滑。但地区之间存在差异,与GDP大体呈负相关关系,也受人口流动、老龄化等因素扰动。具体来看,

一是东部沿海等经济发达地区结婚率普遍偏低。2019年上海、浙江、山东、广东、福建、天津结婚率全国倒数;其中,上海、浙江、山东排名倒数前三,分别为4.1‰、5.0‰和5.3‰。此外,北京结婚率6.0‰,在全国排名倒数第八,低于全国平均6.6‰水平。

二是西部欠发达地区结婚率普遍偏高。2019年贵州、青海、宁夏回族自治区、西藏自治区、甘肃、云南、四川结婚率全国排名靠前,超全国平均水平;其中,贵州省、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排名前三,分别为9.9‰、9.6‰和8.8‰。

三是受人口流动和老龄化影响。中国“深度老龄化”省份分别为辽宁、上海、山东、四川、江苏、重庆、浙江、安徽。老龄化严重的省份,适婚年龄人口相对较低,如果长期存在人口流出,则导致结婚率下滑更加明显。山东、辽宁结婚率分别为5.3‰和5.9‰,全国排在倒数第三、七位;2013-2019年山东结婚对数下滑近40%。而人口流入的老龄化省份,结婚“主力军”相对较高;四川、重庆、安徽结婚率分别为7.3‰、7.6‰和8.5‰。

四是经济发展水平与人口流动也会影响离婚率,往往经济发展较弱、人口流出严重的地区,离婚率相对较高。夫妻长期两地分居动摇感情基础,是导致离婚的重要原因。黑龙江、吉林、辽宁离婚率分别为4.5‰、4.5‰、3.6‰。

31省份婚姻数据:河南离婚人数最多

2选择还是无奈?

2.1自我选择:高学历、独立、社会包容

本科及以上高等学历在校学生人数攀高,受教育年限增加引发“初婚推迟效应”。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2019年博士在校学生数32.67万人增至42.42万人,硕士在校学生数从158.47万人增至243.95万人,硕士及博士学历占比10.81%增至14.06%。受教育时间增加、教育年限延长推迟就业平均年龄,进而推迟结婚平均年龄。15岁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由1982年的5.3年提高到2017年的9.6年,女性的平均初婚年龄从1990年的22.0岁上升到2016年的25.4岁;男性同期从24.1岁上升到27.2岁。

新一代年轻人追求独立自由与高品质生活,对婚姻持开放态度;尤其是女性自我独立的实现与自我意识的觉醒。经济发展和受教育水平提高给女性提供了更多就业机会,社会地位上升。女性不再只作为“家庭主妇”,而是进入职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1998-2017年,在读女生占比从38.3%增至52.2%,女性在高等教育群体中开始占主导地位。高学历女性往往偏好不低于自身条件的男性,加大婚姻市场匹配难度,单身女性规模快速上升。2000-2015年中国30岁及以上未婚女性从154万攀升至590万;其中,2015年30岁及以上研究生学历女性未婚占比高达11%,远高于本科学历及以下女性未婚率的5%。

思想开放与社会包容性增强,离婚不再是一个“谈虎色变”的话题。经济独立使女性逐渐摆脱婚姻的束缚,更有底气承担离婚的不利后果。2015-2018年审结一审离婚纠纷案件近600万件。根据司法大数据报告,2017年全国法院共审结为140余万件。离婚纠纷案件数增加,感情不和(77.5%)、家庭暴力(14.9%)为主要原因。其中73.40%的案件原告为女性,婚后2-7年为婚姻破裂的高发期。夫妻双方仅一方意愿离婚的案件占比为91.09%。

2.2无奈:社会压力、婚育成本

在中国传统观念下,结婚意味着,婚前彩礼、房产,婚后还房贷、生育等一系列问题。而当前高房价、高教育支出导致年轻人在婚姻面前望而却步,大城市尤为明显。

房价快速攀升,年轻人面临“买婚房”、“还房贷”双重压力。1998年房改以来,房价总体保持大幅上涨,给家庭抚养孩子和为子女结婚购房带来了很大压力,1998-2018年全国新建商品住宅均价从1854元/平上涨至8544元。2004-2018年中国个人购房贷款余额从1.6万亿元增至25.8万亿元,增长16.1倍,占居民贷款余额的比例大致在50%以上,2018年为54%。房贷收入比(个人购房贷款余额/可支配收入)从16.2%增至47.6%,带动住户部门债务收入比(居民债务余额/可支配收入)从28.6%增至88.4%。现实中还有不少居民通过消费贷、信用贷等形式凑集购房资金,实际的房贷收入比可能更高。

教育成本明显攀升,“教师减负、家长增负”,接送、育儿压力增大,导致家长承受时间、精力、财力三重负担。教育成本主要包括幼儿园学杂费、幼儿园及小学初高中阶段辅导班费用、大学学费及生活费等。根据新浪教育《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抽样统计,学前教育阶段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收入的26%,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阶段占21%,大学阶段占29%。公立幼儿园供给大幅下降,许多家庭被迫选择价格昂贵的私立幼儿园。2001-2019年全国公立幼儿园占比从60.1%降至38.4%,公立幼儿园在园人数占比从83.1%降至43.8%。此外,当前双职工父母面临中小学子女的接送难题;不少地方甚至还要求由父母批改学生家庭作业、并讲解错题,“家庭作业演变成为家长作业”。

2.3婚姻背后是人口问题:出生率降低、性别比失衡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计划生育政策带来了两个问题,一是出生率下滑,二是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

出生率下滑长期影响适婚年龄人数,进而导致结婚对数下滑。根据2010年中国人口普查资料,80后、90后、00后人口分别为2.19亿、1.88亿、1.47亿,90后比80后少约3100万,00后比90后少4100万。当前结婚年龄主力25-29岁(90后)人口大幅下滑,对结婚对数产生负面影响。根据结婚率的计算公式,结婚率=某年结婚对数/某年的平均总人口数×1000‰,分子下滑影响结婚率下滑。

未来十年的结婚主力持续减少,或影响结婚率持续下降。2015年末中央决定全面放开二孩,2016年出生人口升至1786万,但2017年下滑至1725万,持续下滑,2019年为1465万。1979-2019年人口出生率从17.8‰降至10.5‰。在长期低生育率背景下,中国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及规模分别在2010、2013年见顶,结婚主力人口见顶。

男女比例自计划生育后严重失衡,造成婚姻市场匹配困难,进而影响结婚对数。1982年出生人口性别比(男性:女性,女性=100)为107.6,1990年超过110,2000年接近118,之后长期超过120。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00后男女性别比达119,男性比女性多近1300万;90后男女性别比达110,男性比女性多近900万。

2021年如何快速离婚?

可以申请离婚调解,省时又省力。离婚调解,可以当事人自己申请,也可以由法院依职权主动开始调解。夫妻双方如果一开始还能协商,可以一起去法院申请诉前调解,告诉法院双方已经达成离婚协议了,对子女抚养、财产以及债务处理等事项已经协商一致,让法院尽快安排调解员做调解。

调解结果:

第一,调解后双方当事人和好,原告撤诉,诉讼结束;

第二,双方当事人达成离婚协议,人民法院按协议制作离婚调解书(里面会注明双方自愿离婚以及对子女抚养、财产和债务等事项的处理约定),调解书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婚姻关系自此解除;

第三,调解无效,应立即进入下一诉讼程序。

调解离婚耗时短,对于这类案件,法院也怕时间拖久了一方可能会反悔,所以往往会尽快安排调解、让双方签调解笔录,一般当天就可以出具调解书,或者一周内将调解书寄到当事人手上,多则1个月(看具体案情和各地法院对这类案件调解的时间限制)。调解笔录自签字后便具有法律效力,也就是说双方解除夫妻关系。

法院调解效率高,且无法反悔。根据《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3条规定,当事人各方同意在调解协议上签名或者盖章后生效,经人民法院审查确认后,应当记入笔录或者将协议附卷,并由当事人、审判人员、书记员签名或者盖章后即具有法律效力。

法院生效的调解书无需再申请离婚证。人民法院生效的判决书、调解书的法律效力与民政部门办理的离婚证的法律效力是同等的,离婚当事人无须再到婚姻登记部门办理离婚证。如需再婚,直接凭生效的法院民事判决书、调解书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即可,原先的婚姻关系已经由人民法院依法解除,双方不再具有夫妻身份关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妈妈宝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新闻资讯
  • 今起可购买清明小长假火车票
    今起可购买清明小长假火车票
  • 三胎政策何时全面放开
    三胎政策何时全面放开
  • 7岁女孩拥有腹肌
    7岁女孩拥有腹肌
  • 祖孙两人家中遇害 家属发声
    祖孙两人家中遇害 家属发声
  • 银行回应彩礼贷:直接责任人停职
    银行回应彩礼贷:直接责任人停职
  • 奶茶店1点点又出事:顾客喝出黑虫
    奶茶店1点点又出事:顾客喝出黑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