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大学生炒鞋诈骗百万获刑10年半

发布时间:2021-04-27 17:12
标签: 新闻资讯
现实生活中男生的兴趣爱好不像女生那么广泛,大部分男生都只喜欢打打球搞搞运动,所以收藏球鞋也成为了很多男生最大的兴趣之一...

现实生活中男生的兴趣爱好不像女生那么广泛,大部分男生都只喜欢打打球搞搞运动,所以收藏球鞋也成为了很多男生最大的兴趣之一,而“炒鞋”这种活动也在这个时候兴起,很多不法分子利用男生爱鞋的心态进行诈骗,近日江苏一大学生炒鞋诈骗百万获刑10年半,这也验证了炒鞋存在很大的风险,那么炒鞋是什么意思呢?接下来大家跟小编一起去了解看看~

大学生炒鞋诈骗百万获刑10年半

大学生炒鞋诈骗百万获刑10年半

“男孩一面鞋墙,堪比一套房。”近年来,鞋圈文化盛行,“炒鞋”甚至被戏称为新的“投资风口”,投机行为的背后,不仅隐藏了市场泡沫风险,更有不法分子借“炒鞋”为由进行诈骗。近日,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对一95后炒鞋被告人小严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小严不服提起上诉,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手网站相识 虚构“鞋圈大佬”形象

被害人黄某称:“我与小严是2019年4月通过某二手网站相识,相熟后互相添加了微信。闲聊中,他透露自己在鞋圈资源很多,美国、韩国等地都有他的专业买手,在成都有一家实体店,还有一辆兰博基尼的豪车。我就觉得这个人在鞋圈很有能量,也向他咨询了很多投资球鞋的方向。”

在小严给了被害人黄某投资建议后,当时还是在校大学生的黄某对于小严“球圈大佬”的形象更是深信不疑。于是,2019年5月,黄某主动向小严询问部分限量球鞋的价格,发现小严处货单球鞋单价比市场便宜了上千元。觉得当“中间商”有差价可图,黄某立马网上发布了售卖限量球鞋的广告。

很快,黄某便接到了很多“散户”的球鞋订单。收到“散户”的货款后,他便向小严购买相应的款式球鞋,不到三个月已向小严转账“购鞋款”137万余元。但是到了约定的发货时间,小严却以各种理由拒不按时发货,黄某的心里慌了。

2019年6月底,黄某至小严的山东老家想要找到小严本人问清楚,但是小严却避而不及。10天后,黄某终于在其老家的火车站找到小严本人,两人在火车站补充签订了书面购鞋合同,黄某再次支付了部分尾款,小严方向黄某在武汉的客户小陈发了包裹。可是让小黄没想到的是,客户小陈在收货后却告诉小黄,所谓的限量版球鞋竟是假货。此时,黄某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了骗子,向苏州警方报警。

“期鞋”交易 让炒鞋党钻了空子

什么时候察觉到对方是骗子?黄某坦诚称:“我一共向小严买了450双左右的期货球鞋,只有6双武汉的球鞋发货了,而且还说假货。他不发货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还躲着见我。我也问了圈子里的人,根本没这号人,不像他自己吹嘘的那样。”

“三个月中,小严几乎没有任何发货,那你为何还要继续向小严订货?”警方这样问黄某。

黄某则说:“这是因为鞋圈有自己的规矩和潜规则的,我买卖的鞋子都叫做期货,也就是对于还没有官方发售的鞋子,鞋子发售之后还需要经过物流、海关等,所以我们约定了在官方发售后28天内发货。小严就是打了这个期货的时间差,让我一直对他保持信任,在7月初才反应出自己被骗了100多万。”

购鞋款挥霍一空 用于“报复性消费”

在讯问中,小严称,自己并未诈骗黄某,他已经将购鞋款都转账给了其上游的渠道商,甚至向警方说出了数个“鞋圈”知名炒鞋商及具体转账金额,同时向警方表示,自己有在北京与成都均有实体店股份,可以退还被害人黄某一半的“购鞋款”,还虚构其受唐某指使“拖货”欺骗黄某,并约定与黄某四六开分账。

公安机关至北京调查后,发现小严自称有股份的店铺员工根本不认识小严,在进一步核实后,才发现小严根本不具有任何实体店股份,也没有向所谓的上游炒鞋商支付“炒鞋款”。

此时的小严方向警方道出了实情,其称:“我编造实体店的股份是想营造出我能够还上黄某钱的假象,这些鞋子的钱我也没有转给上家,只是向他们询问了一下。至于唐某也是我编出来的,我转给他1.3万元,是因为他自称能够清除微信、支付宝记录,不被警方调查。”

问及百万余元的钱款去向时,小严称骗了黄某后,只能通过“报复性消费”填补内心的恐慌。花10万元买了辆二手宝马车,花了1万元网购了宠物狗,花了七八万元购买鞋子、衣服,花了六七万招待朋友……“2019年6月的消费堪称灾难式,花钱特别厉害,就像中了一百万奖券一样。”小严回忆说。

大学生炒鞋诈骗百万获刑10年半

调查背景 “鞋圈大佬”竟是在校大学生

在调查中,小严的真实身份渐渐浮出水面。1999年出生的小严是某高等专科学校的大四学生,案发时其正在某医院实习,实习工资仅有1400元每月,根本无力承担起其高额消费。据小严自述,其13岁开始接触“鞋圈”,16岁时成为了某知名贴吧的吧主,认识了很多和他一样喜欢玩鞋的人,渐渐进入了“鞋圈”。

谈到这里,小严的父亲眼眶湿润地说:“我是个普通的工人,月薪也就两千六七,他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偶尔出去做个零工。我们住的房子都是政府的公租房,家里是没什么收入的。说实话,我对孩子关心不够,只是听说他之前有过自杀的倾向,是他妈妈带去医院看病的,具体情况我也没多问。”

法院:从无交付能力及意愿,应认定为诈骗罪

庭审中,小严自愿认罪认罚,小严的辩护人提出应当定性为合同诈骗罪,被告人不是在交往之初就产生了非法占有的故意,其非法占有的目的是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产生的,被告人与被害人有明确的合同约定。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首先,合同诈骗犯罪中的合同,应当体现市场经济活动,具有市场交易的特点,而本案中,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被告人小严从事球鞋买卖的相关市场经济活动。其次,在案证据可以证实,被告人小严并无向被害人交付球鞋的能力,其也并未为履行合同做任何的准备,并且,其先后诈骗被害人数十笔,无一笔真实交易。最后,根据被告人小严的供述,其诈骗被害人的部分钱款被其“报复性消费”所挥霍,故其并无交付球鞋的意愿。

被告人小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民私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依法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认罪认罚,可以从轻处罚,综上判决被告人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一千元。

鞋服行业数据分析:2021年中国40.3%“Z世代” 认为“炒鞋”行为令人生厌

球鞋文化其实已经发展很多年,对一些消费者来说,球鞋不仅仅是穿着,也被赋予了更多含义。一般而言,关注球鞋实战性的消费者看重球鞋本身在缓震、耐磨、抓地力和稳定性等方面的表现。而随着潮流文化的不断渗透,关注球鞋潮流文化的消费者更多看重球鞋的款式以及背后代表的文化内涵,追求个性与身份认同。

然而,随着市场越来越多限量款的出现,球鞋价格也被人为炒高。近日,在网络交易平台上,多款国产球鞋价格暴涨。对于“炒鞋”行为,不同年龄层的用户看法各异。数据显示,40.3%“Z世代” 认为“炒鞋”行为令人生厌,而23.4%“Z世代”对于“炒鞋”行为表示无可厚非,而21.4%“Z世代”能理解,但不会参与。

事实上,“炒鞋”问题也是由来已久。据艾媒商情舆情数据监测系统显示,自2019年第二季度起,“炒鞋”议题开始引起网络媒体关注。值得注意,“炒鞋”议题的负面评价比例较高,占22.11%,这在一定程度地反映出炒鞋行为具有较高的潜在风险,需要相关部门、相关平台以及消费者共同关注。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球鞋可以被赋予一定的文化价值和品牌价值,但是球鞋消费应当回归本质与理性,避免盲目跟风炒鞋,警惕如非法集资等炒鞋骗局。

大学生炒鞋诈骗百万获刑10年半

炒鞋是什么意思?

炒鞋和票贩子,黄牛一样,就是炒作鞋子的意思。耐克,阿达,乔丹等大牌出限量款鞋子的时候。进行囤货,让一般人买不到。然后在网络上宣传其稀缺性,把价格炒高,可以达到原价的五到十倍甚至更高。

炒鞋合法吗?

倒卖正品鞋赚取差价行为究竟是否合法,目前已经引起网友们广泛争论。

我国《电子商务法》中规定,在网上销售物品应该先进行注册登记,其次即是纳税。按照规定,依附于电商平台,做淘客推广的群体,在赚取佣金的情况下,如个人佣金超过一定数额,需缴纳个人所得税。

《2019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方案》于今年6月—11月在全国开展。其中最突出、最有争议性的问题便是“微商代购”等社交电商和跨境电商经营者究竟是不是电子商务经营的主体。对此有法律人士认为,《电商法》中所指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包括了个人代购和微商等群体,从法律角度来看,无论代购交易额大小,依托微信、电商平台等渠道进行代购活动的群体,都应该被纳入监管范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妈妈宝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新闻资讯
  • 五一出行高峰将来临 吴尊友提醒
    五一出行高峰将来临 吴尊友提醒
  • 特斯拉:维权车主丈夫称有团队协助
    特斯拉:维权车主丈夫称有团队协助
  • 熟蛋返生论文作者在镜头前痛哭
    熟蛋返生论文作者在镜头前痛哭
  • 晋江女作者疑轻生被寻回 警方通报
    晋江女作者疑轻生被寻回 警方通报
  • 男子卖掉儿子后游山玩水到处挥霍
    男子卖掉儿子后游山玩水到处挥霍
  • 故宫一张“邀请函”被炒到1200元
    故宫一张“邀请函”被炒到12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