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炒鞋或涉多项违法

发布时间:2021-04-27 17:09
标签: 新闻资讯
大家都知道女生是非常喜欢包包、口红等东西的,那么很多男生喜欢的东西也是不例外的,据了解还出现了炒鞋的现象...

大家都知道女生是非常喜欢包包、口红等东西的,那么很多男生喜欢的东西也是不例外的,据了解还出现了炒鞋的现象,近日一则大学生炒鞋诈骗百万获刑10年半的消息引起了大家的关注,那么炒鞋或涉多项违法是怎么回事,接下来大家就随小编一起了解看看~

炒鞋或涉多项违法

大学生炒鞋诈骗百万获刑10年半

“男孩一面鞋墙,堪比一套房。”近年来,鞋圈文化盛行,“炒鞋”甚至被戏称为新的“投资风口”,投机行为的背后,不仅隐藏了市场泡沫风险,更有不法分子借“炒鞋”为由进行诈骗。近日,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对一95后炒鞋被告人小严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小严不服提起上诉,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手网站相识 虚构“鞋圈大佬”形象

被害人黄某称:“我与小严是2019年4月通过某二手网站相识,相熟后互相添加了微信。闲聊中,他透露自己在鞋圈资源很多,美国、韩国等地都有他的专业买手,在成都有一家实体店,还有一辆兰博基尼的豪车。我就觉得这个人在鞋圈很有能量,也向他咨询了很多投资球鞋的方向。”

在小严给了被害人黄某投资建议后,当时还是在校大学生的黄某对于小严“球圈大佬”的形象更是深信不疑。于是,2019年5月,黄某主动向小严询问部分限量球鞋的价格,发现小严处货单球鞋单价比市场便宜了上千元。觉得当“中间商”有差价可图,黄某立马网上发布了售卖限量球鞋的广告。

很快,黄某便接到了很多“散户”的球鞋订单。收到“散户”的货款后,他便向小严购买相应的款式球鞋,不到三个月已向小严转账“购鞋款”137万余元。但是到了约定的发货时间,小严却以各种理由拒不按时发货,黄某的心里慌了。

2019年6月底,黄某至小严的山东老家想要找到小严本人问清楚,但是小严却避而不及。10天后,黄某终于在其老家的火车站找到小严本人,两人在火车站补充签订了书面购鞋合同,黄某再次支付了部分尾款,小严方向黄某在武汉的客户小陈发了包裹。可是让小黄没想到的是,客户小陈在收货后却告诉小黄,所谓的限量版球鞋竟是假货。此时,黄某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了骗子,向苏州警方报警。

“期鞋”交易 让炒鞋党钻了空子

什么时候察觉到对方是骗子?黄某坦诚称:“我一共向小严买了450双左右的期货球鞋,只有6双武汉的球鞋发货了,而且还说假货。他不发货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还躲着见我。我也问了圈子里的人,根本没这号人,不像他自己吹嘘的那样。”

“三个月中,小严几乎没有任何发货,那你为何还要继续向小严订货?”警方这样问黄某。

黄某则说:“这是因为鞋圈有自己的规矩和潜规则的,我买卖的鞋子都叫做期货,也就是对于还没有官方发售的鞋子,鞋子发售之后还需要经过物流、海关等,所以我们约定了在官方发售后28天内发货。小严就是打了这个期货的时间差,让我一直对他保持信任,在7月初才反应出自己被骗了100多万。”

炒鞋或涉多项违法

购鞋款挥霍一空 用于“报复性消费”

在讯问中,小严称,自己并未诈骗黄某,他已经将购鞋款都转账给了其上游的渠道商,甚至向警方说出了数个“鞋圈”知名炒鞋商及具体转账金额,同时向警方表示,自己有在北京与成都均有实体店股份,可以退还被害人黄某一半的“购鞋款”,还虚构其受唐某指使“拖货”欺骗黄某,并约定与黄某四六开分账。

公安机关至北京调查后,发现小严自称有股份的店铺员工根本不认识小严,在进一步核实后,才发现小严根本不具有任何实体店股份,也没有向所谓的上游炒鞋商支付“炒鞋款”。

此时的小严方向警方道出了实情,其称:“我编造实体店的股份是想营造出我能够还上黄某钱的假象,这些鞋子的钱我也没有转给上家,只是向他们询问了一下。至于唐某也是我编出来的,我转给他1.3万元,是因为他自称能够清除微信、支付宝记录,不被警方调查。”

问及百万余元的钱款去向时,小严称骗了黄某后,只能通过“报复性消费”填补内心的恐慌。花10万元买了辆二手宝马车,花了1万元网购了宠物狗,花了七八万元购买鞋子、衣服,花了六七万招待朋友……“2019年6月的消费堪称灾难式,花钱特别厉害,就像中了一百万奖券一样。”小严回忆说。

调查背景 “鞋圈大佬”竟是在校大学生

在调查中,小严的真实身份渐渐浮出水面。1999年出生的小严是某高等专科学校的大四学生,案发时其正在某医院实习,实习工资仅有1400元每月,根本无力承担起其高额消费。据小严自述,其13岁开始接触“鞋圈”,16岁时成为了某知名贴吧的吧主,认识了很多和他一样喜欢玩鞋的人,渐渐进入了“鞋圈”。

谈到这里,小严的父亲眼眶湿润地说:“我是个普通的工人,月薪也就两千六七,他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偶尔出去做个零工。我们住的房子都是政府的公租房,家里是没什么收入的。说实话,我对孩子关心不够,只是听说他之前有过自杀的倾向,是他妈妈带去医院看病的,具体情况我也没多问。”

法院:从无交付能力及意愿,应认定为诈骗罪

庭审中,小严自愿认罪认罚,小严的辩护人提出应当定性为合同诈骗罪,被告人不是在交往之初就产生了非法占有的故意,其非法占有的目的是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产生的,被告人与被害人有明确的合同约定。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首先,合同诈骗犯罪中的合同,应当体现市场经济活动,具有市场交易的特点,而本案中,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被告人小严从事球鞋买卖的相关市场经济活动。其次,在案证据可以证实,被告人小严并无向被害人交付球鞋的能力,其也并未为履行合同做任何的准备,并且,其先后诈骗被害人数十笔,无一笔真实交易。最后,根据被告人小严的供述,其诈骗被害人的部分钱款被其“报复性消费”所挥霍,故其并无交付球鞋的意愿。

被告人小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民私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依法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认罪认罚,可以从轻处罚,综上判决被告人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一千元。

法官说法

近年来,炒鞋“一夜暴富”的神话在年轻群体中不停传播,炒鞋乱象屡禁不止,甚至引得央行发布金融简报提示相关风险。事实上,不论是鞋圈“大佬”还是新手,炒鞋“翻车”的现象并不鲜见,甚至走向违法犯罪。在涉“炒鞋”类的刑事案件中,加害人与受害人都呈现低龄化倾向,且存在“击鼓传花”式的交易链条。正如本案中,被告人小严与被害人黄某均为在校大学生,被害人黄某因“期鞋”交易等原因轻信于小严,并将其下游客户的货款转交给小严,以期获得差价。

随着投机鞋市场的泡沫越来越大,“炒鞋”市场绝非遍地黄金,炒鞋中的饥饿营销、虚假交易、制假售假、诈骗等套路层出不清。相对而言,年轻人的经济实力与风险承受能力都较弱,对于此类“炒物”类的资本游戏更应当敬而远之,不能抱着短期致富的心态盲目跟风进入市场。对此,基层法官建议:第一,价格管理、金融等监管部门应当加强对于此类投机市场的监管;第二,销售平台、品牌商应当避免饥饿营销,合理限定销售价格,促进市场健康发展;第三,在中学、大学教育中增加基础财富管理教育,引导形成健康、积极的财富观。

炒鞋或涉多项违法

炒鞋或涉多项违法

近来,国潮风盛行,国内多家知名运动品牌也顺势推出国潮系列,迎合年轻人的口味。目前在网络交易平台上,标价48889元(参考价1499元)、29999元(参考价1699元)的国产品牌鞋,一鞋难求,多款球鞋在短时间内价格暴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多款国产球鞋受热捧,价格波动很难原价买到

最近,在微博和朋友圈里,时不时就能看到国产球鞋涨价、缺货的消息。那么线下国产品牌卖得怎么样?记者走访了一些商家,得到的回答大都是“很好”。

李宁门店店长:忙,基本上我们是没有空场的,最忙的时候反正几个人就跟打仗一样。鞋子占比比较高,占了整个店铺的销售大概58%左右。

安踏门店店长:最近比以前肯定要好很多。鞋子每天卖差不多五、六十双。有些都卖断码了,有些顾客要的话可以给他外调。

回力门店店长:经典款都卖得很好,现在也都有一些缺货的,有时候上厕所吃饭都没时间,店里忙基本都走不开。营业额比之前提升30%左右。

不少消费者也表示,最近,国产鞋的价格有不小的波动,热门款很难原价买到。“实体店问了一下店员都是说没有码没有鞋,然后网上看了看,好像价格也是非常高,非常火爆。”

有消费者称网上很多比较好看的款式,不是断货了就是涨价了,有的款式甚至上万了。“我觉得没有必要,希望我们国产品牌能够保持初心吧。”

对于此次交易平台上出现天价球鞋的情况,得物App相关负责人对总台央广中国之声回应称,球鞋品牌方每年会根据不同的时间节点,推出少数全球限量商品,市场价格会有不同。但这次异常波动已经引起平台重视,也进行了及时处理。

相关负责人:经核查,此次网传图中涉及的三款球鞋,价格均为平台卖家个人所设定,且在卖家设定的价格下并无买家成交或极少有买家成交。目前,针对这三款中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过大的球鞋,已进行禁售处理。

“炒鞋”愈演愈烈,业内人士:“球鞋搬砖”市场盛行

球鞋文化其实已经发展很多年,近几年,国内一些热门综艺的播出、自媒体的爆发,让人们更多的了解到球鞋文化,也把球鞋文化推向另一个顶峰。对一些消费者来说,球鞋不仅仅是穿着,它被赋予了更多时尚潮流的含义。

然而,随着市场越来越多限量款的出现,球鞋价格也被人为炒高。业内人士介绍,现在,球鞋市场上更盛行的是把更低折扣的鞋款搬运到价高的平台,圈内称“球鞋搬砖”。

那么,消费者该如何理性面对呢?

球鞋博主马克表示,这里有一份网传炒鞋操盘路径图:球鞋发售后,有大资金入局,也会有散户收货;大批量收购、囤货后再去平台抬价到足够收益的价钱出货。社交平台上类似庄家的人并不少,他们有着自己的一套赚钱方式。

马克:都是在一些社交平台,或者专门的球鞋平台,类似庄家的人说自己通过炒鞋赚了多少钱,你们可以很低门槛来做。建个群其实都是散户集中起来的球鞋群,集资来抬价,操控市场价格。

对此,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屾山认为,消费者如果只是听说炒鞋可以赚钱就盲目入场,很可能面临很大风险。

岳屾山:其实这就有点像击鼓传花,价格不断炒上去,但到了顶点或者鞋大量进入,这个泡沫戳破了的时候,一定是有接盘的。接盘的这些参与者或者消费者可能就像割韭菜一样一茬一茬割掉了。利用市场行情超过了商品价值本身的这种议价行为去炒作商品,其实风险非常大。

因为这种炒作行为而导致很多普通人上当受骗或者遭受损失,对于品牌或整个行业都不是一个好事。“参与者不要想着一夜暴富,别人说炒鞋挣了一辆车钱,这些可能只是江湖传说并不是真实发生的。即使是真实发生,这个人挣钱的背后可能是损失很多钱的人捧出来的一个神话。”岳屾山认为。

律师:炒鞋可能涉嫌多项违法,需要相关部门出手监管

马克介绍,周围也一直有赔钱的案例出现:最近有朋友拿了一千多双球鞋,一双亏一百块就亏了十几万。还有那些拿国产鞋的,搬砖这种形式,向他们宣传的好像没有风险,但还是有的。比如说砸价了,如果卖不出去了,毕竟这双鞋是不火的,那很可能就没人买,只是有差价而已。

近来,炒鞋诈骗案件时有发生,目标群体朝着低龄化发展,被害人也多以在读高中生、大学生为主。

岳屾山表示,炒鞋可能涉嫌多项违法,需要相关部门出手监管。

岳屾山:比如几家大的炒鞋商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是违反《价格法》的行为;或者诱骗消费者、其他经营者跟他进行交易可能都属于一种价格违法的行为。另外,可能会涉及到大量的资金,可能也会存在比如像洗钱这种违法犯罪行为,或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

生产厂家要做好产量控制,同时市场监管部门要提高警惕及时给予关注。“要看一看是否存在价格违法行为、是否存在市场虚假宣传的行为、是否存在违法犯罪的行为,要及时进行打击。”岳屾山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妈妈宝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新闻资讯
  • 五一出行高峰将来临 吴尊友提醒
    五一出行高峰将来临 吴尊友提醒
  • 特斯拉:维权车主丈夫称有团队协助
    特斯拉:维权车主丈夫称有团队协助
  • 熟蛋返生论文作者在镜头前痛哭
    熟蛋返生论文作者在镜头前痛哭
  • 晋江女作者疑轻生被寻回 警方通报
    晋江女作者疑轻生被寻回 警方通报
  • 男子卖掉儿子后游山玩水到处挥霍
    男子卖掉儿子后游山玩水到处挥霍
  • 故宫一张“邀请函”被炒到1200元
    故宫一张“邀请函”被炒到1200元